星期五, 五月 05, 2006

乱了。。

我认为。。
我快疯了。。
最近一直无缘无故的病了又好。。
为康复又病。。
这种离痊愈不仅不远的状况令我时时刻刻都晃晃然的。。
基本上走没几步就觉得眼前的景观怎么会在摇荡。。
更惨的是。。
星期一就有份论文要交。。
过了午夜后,仅于四十八小时,我这个根本不算健康的“行尸走肉”必须阅读,解剖,吸收,了解一大叠资料然后作出自己的分析,具体的论言和结论。。
我竟然还能在此时此刻出现资料消化不良的迹象(writer’s block)。。
我简直快散了。。
我同时更怀疑自己这段时间内精神状况不太稳定。。
走着,躺着,呆着都能突然间出现傻笑的情况。。
而且情况越来越严重。。
开始只是嘴角上扬。。
现在竟以到了毫不自觉地笑到眼睛发出闪烁神情的呆笑。。
我想这种情况不仅不寻常还还很莫名其妙。。!
我连论文都写不出来。。
怎么可能还有心情笑。。
更恐怖的还在后头。。
刚才一个人呆呆得往厕所的方向晃去时。。
脑海顿时间浮现了这样的问题:
假设:将空间翻译成space
将时间翻译成 time
当提到空间时,一般联想范围很有坑能包括时间。。
相同的,提到时间时,联想很可能把它划分为空间的一种。。
试问:为何提到time时却不会与space冠上直接的划号呢。。?
为何可以是time and space但在单提任一词时却不会认为有相等关联。。?
我但想到这里就觉得。。
好严苛哦。。
我一定是精神错乱了。。

星期一, 五月 01, 2006

回家。计划

昨天我老妈致电与我。。
再次对我死缠乱打的“求回家”攻势宣布失败。。
不过,我还没死心。。
还有最后一招。。!
我打算对我老马发出贴心“母亲节鲜花(待定)卡片”攻势。。!
希望能成功。。!
我很喜欢TwIns的一首奥语歌,《幼稚园》。。
歌词是这样写的:

『还记得那一天 在那一天 初次上学堂
从前的每分钟 身边也有 父母在旁
终于天与地 需要独自往
两手必须放 但我不想放
边哭泣边回望

然后到这一天 在这一天
走出世界 早告别学堂
人大了我应当 一早惯了 没有护航
偏偏很幼稚 已有坏状况
就会像归去 父母亲的堡垒 不管麻烦事干

不要走 大钟即使敲响 你别放开手
成年后 什么都不可再有成人迁就
不要走 前去在人群内会磨练到够
可见将来 日子总会有顺逆流
不过此时 获得的爱护 无私爱护未够

凡是也要小心 没趣得很
请不要再 迫我做大人
年月却太狠心 催促上课 学会独行
几千吨责任 冰冷像校训
个钟的嗒跳 客室钟声响了 双手为何在震

不要走 大钟即使敲响 你别放开手
成年后 什么都不可再有成人迁就
不要走 前去在人群内会磨练到够
可见将来 日子总会有顺逆流
不过此时 获得的爱护 无私爱护未够』

我对这首歌的词的大部分都频有同感。。
这。。
或许也是在我为十七岁画上句点前心中的一份感触。。
希望我老妈终于也能够明白我为什么想回家。。
*观察:我最近发掘另一件对“男女平等”记上“不平等”挂号的观察。。
学生/工作人士为赶作业/计划书熬夜是很平凡的事。。
不过。。!
男生熬夜往往会造成脸上的疲惫,不自觉中散发出一种迷人的型男-颓废感。。
女生熬夜却只被视为黑眼圈,劳累,奔波,甚至老化的迹象。。
虽说两者熬夜的目的很有可能是一样的。。
但熬夜出来的结果却冥冥中带有男女之差的歧视。。
真是不公平哦。。!

星期二, 四月 25, 2006

猜。测

今天对我而言有别具一格的意义。。
因为。。就是在去年的今天,我来到了悉尼。。
开始了我在澳洲的留学生涯。。
我选择在这一天发简讯给几位我“今天”认识的朋友。。
有一封回应。。
几个没回应。。
两个网上回应。。
不知道我的心意换来的这种恢复算不算一种傻到呆的渴望。。
今天碰巧也是澳洲的公订假日。。
选择这一天到悉尼。。
究竟纯粹是巧合。。?
还是要我记着认识这些朋友。。?
我。。
望着窗外下的雨。。
随着秋天的冷风。。
也只能做一些毫无根据,毫无疑义的。。
猜测。。

星期一, 三月 27, 2006

“平常心”

人生经验:不要自行闯入他人的生活。。
人家未必会接受。。
最终,我的一意孤行变成了单方面的执著,双方面的烦与尴尬。。
友情:好难经营哦。。
前一阵子一直在看港剧。。
这无形中成了我的一种依赖。。
那段日子,我除了故事情节,什么都没想。。
听起来可能很闷。。
可是,在我什么都不想的情况下,生活反而过的很理所当然。。
忽然间。。戏。。看完了。。
当现实又一次的塌在我面前时。。
我才发现:好像没几个“近在咫尺”的朋友。。
这是一个心灵上监现实里的发觉。。
突然间。。
想约人吃饭时。。 :没人约。。
想传简讯给人聊天时。。 :无人传可。。
但我也从中吸取了小小的经验:一切,尽量以平常心看待。。
这样,我就不会过得那么辛苦。。
但相反的,我也同时领悟:
这。。究竟是个暂时或是个永久的现象。。?
若是暂时的话,“暂时”也持续一个多月了。。
是不是该有个尽头了呢。。?
若是永久的话,我还能撑多久呢。。?
或者。。
我必须做出“应变措施”。。
或者。。
我的大学生涯就得这样落寞的度过。。?
我并不怪朋友不关心我。。
我只怪自己需要关心的时间错了。。
我不怪朋友不理我。。
只怪自己挑错了信任的对象。。
---------------------------------------------------------------------------
我第一次从我室友身上得到小小的安全感
--- 他完全看不懂我在打些什么字。。
我妹妹一直认为我朋友很多,不需要多交朋友。。
不知:若她看到此时此刻的我,她作何感想。。?

星期三, 三月 22, 2006

上大学好辛苦哦。。。

大学课务很繁忙。。
不过,全天下好像只有我应付不来。。
因为在我所访问的几位念其他系的朋友当中。。
好像每个都应负的来。。
或许是文艺系要读的东西的确比较多吧。。
我发现我还蛮衰的。。
每次选的科目都是得从零开始的。。
*就是说我并没有相关的经验/知识*
唉。。
顺便分享一下让我觉得漫游挑逗性的歌词:

“。。我不过是可爱 * 却还不够被爱。。”
杨丞琳《遇上爱》

星期一, 三月 06, 2006

性*格*分*裂*

我觉得我性格分裂很严重。。
明明很想当发型师。。
却轻易的被世俗的雾,蒙住了自己。。
明明想念法律。。
却因想到帮老外打官司就不想了。。
明明爱花钱。。
却因为某种元素不能花。。
明明不喜欢跟男生住。。
却不知不觉,逼不得已的住了大半辈子。。
口口声声说觉得澳洲的文凭最烂,最没用。。
结果还是因为一个人,死都要到澳洲来。。
明明很想搬出去住。。
却左想右想。。
想到不想了。。
告诉我:我该怎么办。。?

星期四, 三月 02, 2006

隐形人*

在悉尼这段短暂的日子让我觉得既平静有无趣。。
何谓无趣。。?
因为我几乎每天都没事做。。(开学前的情况)
要麻就是约我那短到不行的好名单上的朋友出门。。
即使出门了。。
也不过是看场电影,吃顿饭,叙叙旧。。
如此具社会特征的日子,要我怎不深感无趣呢。。?
不然,就是呆在宿舍里。。
时间到了就到餐饮室用难吃到不行的餐。。
为何难吃。。?
因为餐饮室所提供的餐食都很洋派。。
沙拉的存在外加辣椒酱的不在不说。。
光是一片超大片的匹萨饼就相当午餐打发我。。?
不是吃不饱。。不是不丰富。。
就是不合我胃口。。
那用餐之余能做些什么呢。。?
就关在房里,一件四壁相接的长方形盒子,面对电脑。。
一天若说有十句话还真是该庆幸呢。。
这。。
算得上平静吗。。?
我不祈求天旋地转,天翻地覆。。
但我希望,在我绝望前,让我遇上一位会说一个我熟悉的语言的朋友,找到一份能满足我心灵和物质上欲望的职务。。
在那之前,请不要因我在外用餐怪我奢侈;
也请莫怪我不懂得人缘处事。。
晚*安*